推荐信息

    没有资料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侨界人物当前位置: 首页> > 宣传联谊 > 侨界人物

爱,在大山深处

作者:省侨联 来源:未知 日期:2012-10-17 11:06:01 人气: 标签:

导读:

——记海归博士、湖南吉首大学医学研究所所长谭敦勇教授湖南省湘西州侨联杨子晚湖南省吉首大学肖璋白云在粉红色的屋顶上穿行,米黄色的墙壁在茂盛的树木中显得格…

——记海归博士、湖南吉首大学医学研究所所长谭敦勇教授

湖南省湘西州侨联 杨子晚  湖南省吉首大学 肖璋

白云在粉红色的屋顶上穿行,米黄色的墙壁在茂盛的树木中显得格外亮丽,木质篱笆上鸟儿奏起了晨曲,屋前大片绿油油的草地上花香扑鼻,偶尔还会引来蜂蝶起舞……这座坐落在郊区的独栋别墅是他在美国的家。吃完妻子亲自做的早餐,他习惯性地说了一句“谢谢,亲爱的”,然后像往常一样驱车离开了家前往实验室。一轮红日从树梢悄悄升起,他就这样开始了在美国的一天。
  他是美国心脏病学会会员,美国内分泌学会会员。他长期在西班牙和美国从事心脑血管和乳腺癌、卵巢癌等方面的研究。曾先后主持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留学回国人员研究基金以及美国国防部卵巢癌研究基金等资助的课题。
  在经历了16年的海外生活后,他毅然放弃美国优越的环境和待遇回到地处武陵山腹地的贫困落后的大湘西。从美国卓有成就的医学研究专家到吉首大学医学院的普通教授,迈出这一步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勇气?又是什么力量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位海归博士谭敦勇教授。

“揣着200块钱就出国了”
  1994年,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后,谭敦勇成了暨南大学医学院的一名老师。后来得知位于西班牙的全球肾脏病界最高学术组织国际肾脏病学会在向发展中国家招人,热衷于研究的谭敦勇提交了申请。19955月,他登上了飞往马德里的航班。
  “当时坐在飞机上心里感到非常惶恐!”谭敦勇回忆说。当得知申请获得通过后,谭敦勇向亲戚和同学借足了8000元,买了一张机票,8000元对于刚刚参加工作的谭敦勇来说无疑是一笔“巨资”。洗得发旧的白衬衫外面套着一件便宜的夹克,没有西装革履,没有精致的行头,谭敦勇就这样揣着仅剩的200元走出了国门。虽说是第一次坐飞机,可是窗外迎面飘来的白云,地上美妙的景象,谭敦勇都没有心情欣赏。语言会不会有障碍,钱花完了怎么办?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甚至不能回国了?一系列问题在他脑海里闪现。
  到了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医学院后,学识渊博、为人谦和的谭敦勇很受欢迎。当时在马德里的中国人经商的居多,像谭敦勇这样做科学研究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马德里自治大学还以“我校第一个合作的中国博士”为题的文章专门报道了谭敦勇。

200块钱很快就花完了,身无分文的他连住宿的钱都没了,他只能向同事借钱度日。而且初到马德里,谭敦勇对那里的生活工作方式也很不习惯。马德里人每天从上午8点一直工作到下午34点,中午一个小时吃饭,从不午睡。这让在国内习惯了午休的谭敦勇一下子难以适应。一次,谭敦勇实验到很晚才吃午饭,筋疲力尽的他趴在办公桌上打了个盹,竟然被同事误以为生病了,要帮他叫救护车。为了改掉午睡的习惯,他中午会找来医学文献上刊登的前沿报道看,因为这些报道是他生命中的兴奋剂。

    实验室就是谭敦勇的“农场”,他在这里耕耘,洒下了希望与梦想。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换来的是硕果累累。谭敦勇的第一篇全英文论文《一氧化氮与人类衰老的关系》发表在了西班牙有名的学术杂志上,这位“农场主”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丰收季。看到自己的硕果,他心中像灌了蜜那样甜。微风轻拂,谭敦勇仿佛置身于大片等待收割的麦浪中,麦香浓烈诱人。但谭敦勇觉得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让他坚定了在这个领域走得更远更深的信念。

“我会让你们瞧得起我的”

    谭敦勇的研究成果受到了国际上知名专家的认可,美国密西西比大学医学中心曼宁教授对谭敦勇的研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965月,受曼宁教授的邀请谭敦勇开始了他的美国之旅。和谭敦勇的合作非常愉快,谈到谭敦勇时曼宁教授总不忘竖起大拇指,嘴里不停地说“nice”,“很希望能和谭敦勇长期合作”。

    为了完成暨南大学心脑血管的科研工作,19985月谭敦勇回国了。在暨南大学工作的这几年里,谭敦勇拿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担任硕士生导师。2002年谭敦勇来到了美国新泽西医学与牙医大学进行了研究,在这里他给自己的医学研究生涯增加了更加厚重的砝码。半年后,他转到了美国加州大学生物医学系,进行乳腺癌的研究并结识了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学术委员会副主席沃克教授。

    “美国人很傲慢,对于我这个中国人他们根本看不起。”在美国的工作没有谭敦勇想象中那么简单,美国同事心里很排斥他,更看不起他。强烈的民族自尊感在谭敦勇心里升腾,“我不准你们瞧不起中国人”,“我会让你们瞧得起我的”。愤怒在心中燃烧,信念瞬间变得更加铿锵有力。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干点成绩来让美国人看看,让他们信服中国人并不比他们差。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在一次高登学术会议(高峰论坛)上,谭敦勇在会上侃侃而谈,赢得了阵阵掌声。中国人这三个字已经深深在他心中刻下烙印,为了做好在高登学术会议上的报告,他夜以继日潜心钻研。谭敦勇担心自己的英文过不了关,遂专门请沃克教授给自己指导。谭敦勇对自己的要求非常苛刻,他要求沃克教授对他说的每一个字进行点评,生怕用错了词丢了中国人的脸。只要一有错误,他就会停下来请教沃克教授,然后重新开始。谭敦勇对报告的PPT进行了反复斟酌,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标点他都不放过。一遍又一遍的试讲,一遍又一遍的重新开始,一个又一个夜晚对着电脑冥思苦想,谭敦勇不厌其烦。终于,他的努力换来了台下美国人喝彩,他的报告成功了,谭敦勇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谭敦勇用自己的行动改变了中国人在同事心中的形象,这个不屈服的中国人顿时声名鹊起,他的名字渐渐出现在美国一些权威学术杂志上。他在《高血压》《分子内分泌学》《生物化学》等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论文近30篇,还申请了美国国防部资助的卵巢癌项目,美国人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谭敦勇一步步走向成熟,他无悔于自己当初的抉择。

    经过半年时间的研究,2009年谭敦勇在波士顿大学克隆出一组转录因子。这对乳腺癌的形成、发展有非常大的意义,更对表观遗传学影响巨大。在医学研究领域,有些研究者可能一辈子也研究不出属于自己的成果。转录因子的克隆出世对谭敦勇来说是一个新的里程碑。“当时心里真的非常痛快,这是我自己的研究成果。”谭敦勇激动地告诉记者,眼神里全是幸福的味道。

    当问他出国十多年后回到祖国的感受时,他眼中立时闪烁着激动的神色。“当初出国时暨南大学的外围还是大片农田,现在已是高楼林立,变化真是天翻地覆!”谭敦勇感叹道。十多年前,美国和西班牙的电视报道中充斥着中国的脏乱差,民族偏见严重,看到那样的报道谭敦勇义愤填膺,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停的跟周围的人解释其实中国不是这样的。当看到中国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牌排行榜第一名写着中国时,谭敦勇激动不已,泪花在眼中闪烁。

“为家乡建设添一块砖”

    20109月,老家在张家界市慈利县的谭敦勇回到了久别十多年的故乡湘西,担任吉首大学医学研究所所长。人家回国以后都是选择到北京、上海、广州,为什么谭敦勇教授会来到这所坐落在穷乡僻壤的大学?谭敦勇深情地说,“我只是想为家乡的建设添一块砖,出一份力。”简单的一句话,说起来是那么的轻巧,可是听来却实实在在地感受了它的分量。

    90年代的吉首大学很不起眼,医学院尚未建立起来。20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谭敦勇在网上搜索到了吉首大学。他看到坐落在自己家乡的吉首大学已经今非昔比,他心想一定要回国为家乡贡献一份力量。回国意味着要放弃美国优越的待遇和环境,谭敦勇毫不犹豫。他二话不说就立即辞职,购买了回国的机票。飞机快要抵达广州,这次搭乘飞机的感觉不同于第一次的忐忑心情。窗外,远处天空出现一片光亮,渐渐变成粉色,他看到了一轮崭新的太阳正蓄势待发,喷薄而出。

    他就要踏上了这块阔别10多年的土地了,欣喜、激动涌上心头。回到吉首,他主动联系吉首大学人事处的唐新平处长,办理了相关事宜。顺利进入了吉首大学医学院后,面对医学院简陋的办学环境和有限的办学条件,谭敦勇无所适从。医学院连科室架构都不完整,用谭敦勇的话说就是“做实验需要的物品连找什么科室都不知道”。可是他并没有偃旗息鼓,谭敦勇决定就从有名无实医学研究所入手,他首先向人事处申请了编制,安排了实验室管理员。他向学校申请资金购买仪器设备,目前研究所可以进行基本的分子学研究。

    谭敦勇将自己在加州大学克隆出的转录因子带回研究所,准备进行相关的表观遗传学的实验。基因会转录并翻译成蛋白质,每一个细胞最终都是靠蛋白质工作的。人体中只有一部分基因细胞能够转录、翻译成蛋白质,然后进行工作。目前谭敦勇研究的就是探讨基因选择性转录的机制。这个研究在国际上是备受关注的,在国内是罕见的。“今年年底将有一套近100万元的设备到位,用来进行表观遗传学的研究,到时我们就可以正式进行实验了。”谈到这里,谭敦勇充满信心和期待。

    谭敦勇凭借表观遗传学的研究还为吉首大学申请到了90万元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实现了吉首大学医学领域国家自科基金课题零的突破。谭敦勇认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是提升吉首大学医学院学术地位的王牌之一。”为了申请到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他日思夜想,申报的材料已经记不清看了多少次了。心里总牵挂着一定要为医学院干点实事,所以谭敦勇给自己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他还争取了沃克教授的支持,并说服他加入课题组。这意味着研究所不能做的实验就可以直接到美国进行实验。回想起那一个多月的奋斗时光,谭敦勇仍感觉历历在目。20118月下旬,当时身在美国的他收到医学院院长钟飞发来的电子邮件,说国家自然基金已经申请到了。看到这个消息,谭敦勇兴奋得跳起来。

   “谭教授本来答应他妻子今年国庆长假带她出去玩玩的,可自己却在实验室度过了国庆长假。”谭敦勇的助手张洁说。在谭敦勇的心里,实验室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好习惯比结果更重要”

    在谭敦勇医学研究所的实验室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上面用英文标着各种各样的名称,医学仪器用棉质的袋子套着,显得井井有条。

   “谭教授非常严谨,药品用完以后都会摆得井井有条,实验记录也非常详细。”助手张洁边说着,边从冰柜中拿出了谭敦勇存放的药品。这是一个长方体的蓝色盒子,上面分别用塑料小管装了不同的试剂,管身用蓝色字体标注,字体大小甚至朝向都是一致的。“这些字都是谭教授亲自标上去的。”张洁接着打开了一本实验记录,记录上标明了温度、试管号、用量、来源、名称等,每一项都记得清清楚楚。张洁打开了另一本记录说:“谭教授不光存了电子档,还有手写文字档。如果实验出了什么差错,只要打开记录本一看就会发现错在哪里。现在连北京大学实验室都没有这样的记录。”张洁还说,“在谭教授身上我学到最多的就是做事一定要严谨。”英国著名哲学家培根曾经说过,习惯真是一种顽强而巨大的力量,它可以主宰人的一生。这句话用在谭敦勇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严谨认真是谭敦勇在多年国外实验中养成的习惯。“养成良好的习惯比结果更重要,我要把它带到研究所,要让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记者问道,当以后招收了研究生会不会这样要求他们呢?谭敦勇点点头,语气变得坚定:“那当然!”“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谭教授的课非常受学生欢迎!”医学院的辅导员丁晓岚谈到谭敦勇时情不自禁的说。谭敦勇除了担任医学研究所所长从事医学研究之外,还承担了生物化学这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只要上谭教授的课,我们班的出勤率老高了。”谭敦勇的学生自豪的说。“谭教授待人非常谦和,平易近人。”这是他的学生评价他时说得最多的话。“有时候他上课讲的一些知识我们都听不懂,他讲完第一遍就会问我们听不听得懂,如果有人听不懂,他就会一直重复讲,直到我们听懂为止。”对于谭敦勇,学生们赞不绝口。

    谭敦勇非常关心同事。前不久,他的助手张洁分到了一套房子。房子有点老,条件很差。想到刚刚毕业不久的张洁会不习惯,谭敦勇主动提出要去看看她的房子。后来,谭敦勇在网上找了地板砖和窗帘,问她喜欢什么颜色,并找人帮她铺上。“先将就着住着,以后条件好点了再换好的。”谭敦勇这样安慰情绪低落的张洁。谭敦勇就像一位年长的父亲一样照顾年方25岁的张洁。

    工作中谭敦勇对张洁也是照顾有加。实验室冰箱里的药品他从来不让张洁去碰,一直都是亲自取放。不是他信不过自己的助手,而是因为那台冰箱很特殊,里面的温度低到摄氏零下81度,一不小心就会冻伤手。“碰到一些有致癌作用的药品,谭教授都是自己去拿,不让我碰。”说这些事时张洁的眼睛里满是感激之情。而在谭敦勇看来,他所做的只是他应该做的,他还不停的责备自己“做得不够”。

    一次,一位同事要做测蛋白的实验,需要纯度很高的牛奶。而国内的牛奶在质量上存在很多缺陷,得出的实验结果可能会有很大的偏差。谭敦勇得知后,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上。暑假他去美国时,特意给同事带了一包高纯度的牛奶。当他亲自把牛奶交到同事手中时,那位同事傻眼了,激动不已,“没想到您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上。”

    在吉首大学工作两年多了,谭敦勇感慨万千。学校领导的重视和热情让谭敦勇有种“回家的感觉”!学校投入了18万元作为谭敦勇的科研启动资金,并对仪器设备进行了维修更新。医学院院长钟飞带他参观完医学院后问他什么感觉,他只说了这样一句话,“这里的科研条件还不是很成熟,但是,如果一切都成熟了那还要我干吗呢?”谭敦勇坦言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学校的医学研究的担子挑起来,干出一番实实在在的事业来。

    从美国加州大学到吉首大学,从美国独栋别墅到大田湾100余平米的旧房子,从资深研究者到普通教师……面对选择,他从没有后悔过。谭敦勇作为一位海外归来的党外知识分子,就像一颗向日葵,无论身在哪一片土地,无论眼前是绚丽的彩虹还是美妙的花海,他的心永远都朝着一个方向——祖国和家乡。向日葵的选择是无悔的,即使遇到再稠密的乌云,即使遇到再大的疾风骤雨,他依然会在阳光洒向大地的那一瞬,高高地昂起头,灿烂的微笑着,因为他的眼中只有太阳。

本文网址: